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承包大明 > 卷 第三百一十章 祸不单行
听书 - 承包大明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卷 第三百一十章 祸不单行

承包大明 | 作者:南希北庆| 2020-01-15 12:0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王家屏他们也都察觉到,郭淡就是不想与他们多谈,要更直白得说,就是不想他们过多干预卫辉府的事务。

    只因郭淡是个商人,不可能当面跟他们这么说,故而才采取这种方式,委婉得暗示他们。

    这事实摆在面前,在这短短几月内,郭淡便平息了卫辉府的风波,并且令卫辉府的百姓安居乐业,王家屏等人也都非常知趣,况且他们这回来,本就是来视察得,而不是来指导工作得,万历可没有给他们这个权力。

    故此,他们也当郭淡不存在,在府城待了几日,又去到周边视察了一圈。

    他们倒不是奔着鸡蛋里挑骨头去的,而是抱着一种学习态度去视察。

    这卫辉府的制度,仿佛给他们打开了另一扇窗,看到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没有官府,就连百姓的生活习惯都改变了。

    这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的启发。

    但是看得越多,他们就越是深感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他们其实已经知道,郭淡的“契约体系”是不可复制的,但是他们认为,其中肯定有可取的地方,能够适用于其它州府。

    然而,事实就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这“契约”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,总不能自己跟自己签约,必须是两个人,或者两个人以上,故此“契约体系”也是不能拆分的,是一环扣一环,他们是看到有很多新颖得规章制度,很多巧妙的设计,但就是没办法拿走。

    要拿走就全都拿走。

    视察了几日,他们就回京去了,临走前都没有跟郭淡打招呼,还是张诚告诉郭淡的,因为王家屏走的时候,还是派人来通知张诚,毕竟张诚得跟他们一块回去。

    郭淡也没有在管,他倒不是排斥官员,他是以身作则,他自己也不管事,都是交给商人自己去处理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不断的收集数据,以及想办法吸引人才来卫辉府。

    卫辉府。

    初生的太阳照在城南的一片牧场上,草儿尖尖上的露珠是闪闪发光,清凉的微风在身边抚过,有时还带着一丝谈谈的花香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教你骑马?”

    杨飞絮站在草地上,稍显诧异地看着郭淡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郭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杨飞絮道:“你不是喜欢坐马车吗?”

    郭淡叹道:“我是喜欢坐马车,但是如今对于我而言,这时间就是金钱,我不想将金钱浪费在路途上。”

    以前他在京城转悠,没有必要学骑术,但是如今的话,他肯定是要两地跑,他觉得自己必须得学会骑马,毕竟骑马快,对于商人而言,机会是稍纵即逝的,大不了不喝酒骑马。

    杨飞絮似乎有些不情愿,道:“你可以让别人来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无法给我安全感。”郭淡非常直白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不是开玩笑的,他来这里,就是因为车祸,他在这方面,是要务必求稳,杨飞絮虽然不可爱,脾气暴躁,但是贵在身手好,可保他万无一失,这就行了。

    杨飞絮瞥了眼边上那匹黑马,揶揄道:“那你可以尝试着给它钱,你不是喜欢用钱解决问题吗?”

    郭淡呵呵笑道:“你也可以不拿朝廷的俸禄,如此你便不用待在这里,做你不喜欢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杨飞絮面色一沉道:“我可不是为了钱才当锦衣卫的。”

    郭淡道:“难道你是为了锦衣卫的荣光?哦,原来锦衣卫的荣光违抗命令和偷懒,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.....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杨飞絮怒瞪郭淡一眼,“上马。”

    “扶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得寸进尺。”郭淡道:“如果是小五哥的话,他一定会扶我的,如果他不扶,那只是我没有给他钱而已,我也可以给你钱啊。”

    杨飞絮皱眉道:“他是他,我是我。”

    郭淡眼眸一转,故作恍然大悟道:“抱歉,抱歉,差点忘记,他是男人,你是女人,这女人终有不便之处......。”

    他话未说完,杨飞絮便去到那匹黑马身旁,狭长、明亮得双目,怒视着郭淡,胸前剧烈得起伏着。

    小样!我以前是忙,没功夫调jiao你,待我闲下来,我非得让你知道我手段。郭淡轻咳两声,双手背负,昂首来到她身旁,又微微抬起一手来。

    颇有老佛爷风范,可惜杨飞絮没有当太监的天赋。

    只见杨飞絮闪电一般的伸出手擒住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哎呦!断了!”

    郭淡面色顿时变得青紫。

    杨飞絮手一松,淡淡道:“抱歉,这是以前抓犯人养成得习惯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!”

    郭淡咬着牙,狠狠道:“你若再这般用力,我就撅起屁股,让你托着我的屁股上去。”

    杨飞絮只觉一阵恶心,倒也不再耍狠,扶着郭淡上得马去,告诉他拉住缰绳,脚踩在马镫上,等一些骑马基本知识,然后......。

    过得一会儿,郭淡问道:“这应该不是骑术得全部吧?”

    杨飞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别开玩笑好吗?”郭淡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。”杨飞絮突然眸中眼波流转,“我从未教过别人骑马。”

    郭淡紧紧握着缰绳,道:“那你总学过骑马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父亲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结了,你父亲是怎么教你,你就怎么教我。”

    杨飞絮眼中闪过一抹诡异之色。

    坏了!他父亲好像就只是将她扔到马背上。

    郭淡突然反应过来,正欲反悔,但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杨飞絮不轻不重的一鞭子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谋杀啊!”

    伴随着郭淡一声惊慌得叫喊,黑马往前冲去。

    杨飞絮不紧不慢得一翻白眼,跃起自己的马,追了过去,片刻便追上郭淡,道:“废物,冷静一点,紧紧拉缰绳。”

    “我拉你妹的,你丫快点让它停下。”郭淡口沫横飞的咆哮道。

    杨飞絮又是一鞭子抽上。

    黑马又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擦!”

    郭淡身子往后一仰,差点从马背上跌落下去,“美女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杨飞絮又出现在他身边,“冷静!拉住缰绳。”

    “我快要拉不住了。”郭淡整个人是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世上怎会有这种废物。杨飞絮凭借精湛的骑术,斜过身去,一手抓住郭淡的肩膀,帮他稳定住身形。

    郭淡这才松了口气,转头瞪向杨飞絮,还未张口,就听得杨飞絮道:“集中精神。”

    待会再跟你算账,郭淡老老实实的紧紧抓住缰绳,有杨飞絮在旁扶着,他倒是冷静下来,心里也不再害怕,很快找到一些节奏,眉间露出一丝欣喜,有模有样得喊道:“驾!驾!”

    杨飞絮瞧他嘚瑟得模样,抿了抿唇,忽然,她耳朵动了下,回头望去,只见一匹快马往这边奔驰而来,她面色一愣,“四百里加急?”

    听得一阵急促得叫喊:“美女,你的手,你的手怎么松开了。”

    糟糕!

    杨飞絮回过头来,只见郭淡已经冲了出去,整个人是左摇右晃,她赶紧催马赶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听得一声大叫,只见郭淡整个人往后翻去。

    杨飞絮及时赶到,一手将他拦腰抱住,又直接将他拖了过来,摁在自己身前。

    “吁!”

    又跑得一会儿,马便缓缓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郭淡趴在马背上,将脖子扭到极限,怒视着杨飞絮,“你这是要成心戏弄我,行,那咱们走着.....。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只见一匹棕色得马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郭淡尽力仰起头来,只见一个大汉低目注视着他,下意识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杨飞絮道:“他乃陛下近侍,邢三哥。”

    郭淡双目一睁,一种不妙得感觉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张诚刚走不久,四百里加急便来了,铁定没好事。

    一炷香过后,郭淡将信函一合,叹道:“看来还是晚了。”

    杨飞絮道:“什么晚了?”

    郭淡苦笑道:“这骑术学晚了,我们得立刻赶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只见朱翊鏐一边系着裤腰带,一边从房间里面出来,“怎么突然要回京?我可都未休息好,过两日再回吧。”

    郭淡道:“马赛那边出事了,我得赶回去处理,你要不回的话,我就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“回回回,你们都走了,我留在这里作甚,到底出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路上说吧。”

    郭淡并未跟周丰他们打招呼,因为他怕引起不必要得恐慌,故而他只是留下辰辰和关小杰在这里善后,自己则是与朱翊鏐、徐继荣赶回京师去了。

    车上他也将事情告诉朱翊鏐和徐继荣。

    原来是马赛那边有人跑假赛,并且还被人给爆了出来,这下引起马粉极大不满。虽然这事在后世是经常发生的,导致赌徒们都是看着盘口下注,等于就是默认你是假赛,但是在这里可还是头一回发生,郭淡目前也不知道这会引起怎样得后果,寇涴纱又是否能够处理妥当。

    其实最着急是万历,这马赛可不能有失,那可是一只下金蛋得鸡,故此他是四百里加急,让郭淡立刻回京,卫辉府就先别管了。

    可惜郭淡不会骑马,再快也就那么快,而且路上还经常堵。

    日夜兼程,行得七日,才刚刚出得彰德府。

    可是刚刚入得京畿地,迎接他的又是一匹四百里加急。

    天津卫纺织作坊大火。

    一诺牙行为辽东将士准备得棉甲被烧了大半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祸不单行啊!



亲,点击进去,给个好评呗,分数越高更新越快,据说给新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://m.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