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进击的丧尸 > 正文 第772章 小芳的真相,虎豹骑出击
听书 - 进击的丧尸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正文 第772章 小芳的真相,虎豹骑出击

进击的丧尸 | 作者:江和漓| 2020-01-16 02:4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    “虎豹骑?有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破空回想起苏寇夜昨晚上带兵来大本营时,的确有一部分士兵骑着像老虎又像豹的坐骑。但这并没有引起破空的注意,毕竟末世大环境下,十分流行用猛兽当坐骑。

    而破空认为,即便是末世环境下,还是战马实用性更高。可能它们没有坚固的獠牙和利爪,但它们耐力很强大,可以长途跋涉。而那些猛兽,看似凶猛,但只适合短途作战,局限性很大。

    苏寇夜笑道:“你早早就退出了联军,也没有参与帝都突围战,所以你还没见识过虎豹骑的风采。当然,也不怪你。武当飞军还没有正式参与过实战,他们只是在帝都突围战中护送大部队撤离,所以名气还没打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武当飞军?这是你们训练的王牌军吗?”

    “正是,王牌中的王牌。”

    “还王牌中的王牌?有多王牌?”破空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在你的军队中,力量超过100是什么档次?”

    “可以当个军团副将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象一下,如果是3000个军团副将,是不是很恐怖?”

    “你开玩笑吧?”破空感觉自己肯定是听错了,3000个力量过百?这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等着听捷报吧。”苏寇夜笑着拍了破空的肩膀,离开了医务室。

    另一边,破空的乡下大本营,营寨的大门口,有一万部队盘踞在营寨面前。在营寨和军队的中间,有大概100米左右的空地。这里,有两名战将在对决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是破空的首席战将,梵言。另一名则是夏侯霸的战将,一个叫水每的武将。

    这水每使用的武器是两把红色太刀,梵言使用的是红色砍刀。论刀技,水每远远胜于梵言。但是梵言可以召唤金属战士,这些战士可以有效地协助梵言,使之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金属战士的力量取决于异能注入多少,如果异能量注入够多,金属战士的力量最高可以跟梵言持平,也就是150左右。

    梵言每次只召唤两只金属战士辅助,因为敌人只有一名,召唤太多反而会碍事,无法做到有效配合。当然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节约异能。

    梵言也打了不少战,有足够的战场经验。他很清楚,敌人仗着人数优势却不敢强行攻城,那是因为他们害怕梵言的异能。

    梵言如果用尽全力,一次性可以召唤出1000名金属战士,而这些金属骑士可以持续20分钟左右。虽然这些金属战士只有50的力量值,但特点在于不死不灭。每次被击散,就会再次重组。

    依靠这些金属战士,就算打不赢,也可以对敌军造成重创。

    为此,敌方的主将水每提出了武将对决,打算尽可能地消耗梵言的异能量,目的就是不让他再次使出大招。

    而梵言自然清楚敌方的心思,但从另一方面讲,如果能够打败并且生擒敌方的主将,就能威胁敌军,不战而胜。为此,梵言答应了武将对决。

    但随着战斗的进行,梵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。因为对方的刀法实在是太像一个人了,那就是苏海。

    梵言一边进攻一边挑衅:“水每,敢不敢脱下头盔对决?”

    水每什么话都没有,只是专心对决。但说来也怪,水每的双刀技艺高超,无数次砍碎金属战士,但一次都砍不中梵言。

    二人对决已经十分钟,水每的盔甲已经出现不少划痕,但梵言的盔甲似乎没有被刺过或者砍过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只有两个原因:一个是水每的目的很明确,不为了破坏梵言盔甲的耐久度,只为了消耗梵言的异能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水每故意不刺梵言,是不希望梵言受伤。

    疑惑的梵言为了搞清楚,主动先脱去了头盔:“我已经脱掉了头盔,你要是有种的话,也脱掉头盔。”

    梵言的挑衅似乎没有任何作用,水每依旧没有脱去头盔。

    水每增加了进攻频率,特地靠近梵言,并且开口道:“别脱头盔,小心狙击手。”

    “是你,果然是你,苏海。”梵言认出了这个声音。

    在二人打斗的时候,那一万敌军内,有一位狙击手已经在瞄梵言。其中一位敌军副将催促道:“还不赶紧射击?”

    “他们二人靠得很近,而且打斗动作也很快,贸然射击可能会伤到水每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水每穿着盔甲呢,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水每将军的盔甲耐久度已经很低,挡不住狙击枪的穿刺力。”狙击手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找机会,尽快锁定梵言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,梵言躲过了苏海的一击,向后翻了一个跟头,捡起了刚才的头盔,立即戴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万敌军内,副将见状很生气地拍了狙击手的脑袋:“真是没用,错过这么好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狙击手心里很不爽,但是没办法反驳。干他这一兵种的,就是这样,不射击不行,射击射不中不行,误伤队友更是不行。总的来说,狙击手是最难的一个兵种。唯一的好处就是不需要冲锋,战场生存率比较高。

    另一边,梵言在和苏海打斗的过程中,不断质问:“为什么?为什么你要背叛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被关在帝都这么久,你们却没有一个人来救我。”苏海逐渐变得激动,他原本的攻击重心都在金属战士上,但现在开始进攻梵言本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救,是压根没办法救。那个时候帝都戒备森严,哪怕是三联盟都攻不进去,我们怎么攻?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救不了,所以你们放弃了我,让我一个人待在帝都的监狱里,度日如年!”苏海开始进攻得更加激烈,梵言不停招架,但刀技不敌苏海,就连金属战士也掩护不了。只听咣咣咣的声音,梵言的铠甲不断被砍中。

    “好,我承认我们对不起你。但是这不至于倒戈相向吧?为什么要劫持夜柔?她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让破空体会失去心爱之人的痛苦,谁让他连个小芳都保护不好。”苏海进攻得更加拼命了,似乎是因为想起了伤心事,内心充满了愤恨。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什么?小芳她明明安然无恙啊。”梵言边招架边喊。

    “安然无恙?山区小基地一片狼藉,我还在那里看到了小芳的尸体,尸体上还有小芳的手链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梵言震惊不已,他已经无心再战,丢掉了大刀。

    苏海趁机一刀刺入梵言的手臂关节处,鲜血飞溅而出。

    梵言紧紧抓住了苏海的太刀,咬牙切齿道:“我们早就已经从山区小基地撤离,并且在宾州市建立根据地。小芳她就在宾州城,安然无恙,她每天都在念你,期待着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在说什么?你在说什么?”苏海已经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明白吗?你被骗了,对方一定是故意制造出假象欺骗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……可能?我被骗了?”苏海瞪大了眼睛,惊愕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小芳她,真的很安全。我还带来了她的一封信,就在营寨里。”梵言咬牙道。

    “不,不,小芳她已经死了,你是想骗我,你想骗我到你的营寨,你想阴我。”苏海的情绪变得十分激动,他似乎难以相信,也难以接受梵言所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。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,为什么你不问一问?那一天,你来到宾州城,只要你问一问小芳的事情,一切都能水落石出。”梵言愤恨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我当时早就已经小芳死了,所以跟你聊天只是为了骗你开城门,而夜柔刚好在那里,所以我才……我……难道小芳真的没死?”苏海的内心逐渐开始崩溃,一方面他很庆幸小芳没死,但另一方面,他无法接受自己被骗了,也无法接受自己做出了对不起破空,对不起夜柔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苏海,我和破空这次来到北境之地,根本不是为了消灭雪之国残党,我们只是想知道夜柔的下落,求求你,告诉我夜柔在哪里?”梵言用一只手搭住了苏海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,我也已经很久没看到她了。”苏海的情绪有点崩溃,他不知道接受现在的现实。

    苏海和梵言此时已经停止动作好几分钟,这令一万大军起疑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名副将对另一位副将说道:“感觉不太妙,他们好像在聊天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苏海可能被梵言策反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杀了他们,现在他们的铠甲耐久度都不高了,让狙击手连续射击,杀了他们一了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苏海也为我们立下不少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夏侯霸私下里对我下过命令,如果发现苏海有被策反的兆头,就找机会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有这种命令,那事不宜迟,我立即让狙击手动手。”这位副将说完后便立即向大军内走去。

    在营寨城墙上,有一位身穿黑色铠甲的战士,他用望远镜观察着一切。

    这名战士名曰浮生,是3000武当飞军的军长,也就是当苏寇夜不在时,他有权利统领这3000虎豹骑士。

    突然,他放下了望远镜,随后高举右手,大喊:“全军出击!”

    “轰隆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营寨的大门快速打开,现出了一排排身穿黑色铠甲的虎豹骑士,他们似乎早已经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武当飞军,不只是骑士穿着铠甲,哪怕是虎豹兽也有铠甲护身。

    “滴滴滴滴……”敌方的副将们全部瞪大了眼睛,甚至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那些人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?战力全部飙升到了100以上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数量,足足6000个高战力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骑士100以上,虎豹兽80以上,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?”
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